每人,每天,做好每件事
Everyone,Everyday,Everything

【转载】深扒银行圈酒局潜规则:没什么是一顿饭看不出来的

中国就是人情社会,多少事情都是在酒局饭桌上解决的。

酒局就是江湖,里面也满满都是学问。有人情、有关系、有地位,也有陷阱、角力、阴谋,有越喝交情越厚的,也有越喝感情越薄的,只要你身在其中,这个局就没有例外。

人常说,人生就是一场饭局:你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每一张嘴脸,却不知道有多少真心实意,有多少是虚以委蛇。

也有人说,人情就是一场酒局:你不知道有多少是真的兄弟,有多少是利益的道场。

更有人说,酒局即江湖:一请就来是兄弟,三请四请才来是地位,怎么请都不来是原则,不请自来是蹭局。

2012年3月,宋小宇由总行委派出任银行南国省分行行长,他的酒局江湖也让他有了更深的体验。


一请就来是兄弟 

有欢笑也有泪水

宋小宇曾经在帝都任支行行长,经常有一些兄弟—-帝都叫发小不管早晚想起来就打电话叫去聚会,大家在一起吹天侃地,对酒当歌,没有职务大小,没有地位高低,完全是兄弟情。

其中有一个叫大龙的,与小宇关系最密切,是那种可以一起泡吧,可以一起打架的铁磁儿。一次,已经晚上10点多,大龙打来电话,说跟几个朋友在喝酒,让小宇过去一起认识认识。对于大龙的这种提溜,小宇已经习惯,二话没说打车就去了。去了以后才发现,除了几个以前就认识的朋友,还有几个不熟悉的。

经过大龙的介绍,他才知道其中有两个人是医疗机构的院长,而宋小宇正在准备开发医疗机构,通过这次相遇,宋小宇后来就不断地跟进,后来与他们还真的成了好朋友,业务也自然地做了起来。

而在南国分行,宋小宇也经历了以兄弟之名的提溜。

2012年3月,宋小宇由总行委派出任银行南国省分行行长。当时,南国省分行只有一个支行、一个营业部,人员不足100人,存款规模和贷款规模都不到50亿元。

2012年6月25日,正是半年业务冲刺的关键时刻。晚上10点多,宋小宇刚刚散步完回家准备休息。这时,电话铃声不期而至。宋小宇一看来电显示,原来是八一支行行长林楠。

“喂?您好。”宋小宇客气地说。

听筒里传出林楠微微醉的声音,声音里充满着傲慢:“宋行长,我是林楠。今天是兄弟的生日,兄弟们抬举,在南国饭店聚会,能不能麻烦宋行长来一趟。”

宋小宇本能的反感,他想起一句话叫,请人吃饭:三天是请,两天是叫,当天是提溜。现在已经是当天的晚上10点多,就不仅仅是提溜的问题,而且已经是极不尊重了。

宋小宇本能地说:“啊?祝你生日快乐。”

林楠答复:“谢谢宋行长。”

宋小宇接着说:“不过,这么晚了,我准备休息了。”

林楠说:“宋行长,今天是兄弟36岁的整数生日,分行其他行长都来了,开始觉得你刚来比较忙,就没有请您,现在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请您过来坐一下,就当是给兄弟捧个场。”

宋小宇不为所动,什么逻辑?一个小小的支行长,一个小小的36岁生日,也至于如此兴师动众,居然还所有的分行领导、机关处室的处长都到了,而分行行长是晚上10点才知道,而且还要求现在就去参加这个下属的生日派对,于是说:“谢谢,我今天确实比较累,已经休息了。明天给你补办生日。”

林楠也特别坚持:“宋行长,今天虽然只是兄弟的生日,但省里几个大公司老总都来了,那都是给我面子,他们几家企业可是省里的最大的企业集团,是咱们分行的最大客户,平时许多银行的行长去他们都不一定见,而我们分行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分行就不可能现在的局面,况且现在又是半年的业务冲刺关键时期,我们能不能完成任务还要看他们高兴不高兴呢。”

挟诸侯以令天子。宋小宇竟然冒出这样的想法。宋小宇已经快愤怒了,这是明目张胆的挑衅和威胁。但是,宋小宇也知道,现在还不能不依靠林楠,因为八一支行是分行存款规模和贷款规模最大的分行,存款规模占全分行的三分之一,贷款规模占分行的一半,可以说在分行是举足轻重,如果八一支行的业务下滑,分行还真没有办法弥补这个缺口,特别是自己刚到分行,存款、贷款大幅度下降不仅是在总行很不好看,更重要的是在当地同业的形象和影响就会大大降低,对未来的业务发展和人才引进都大大不利,正因为如此,宋小宇平时都比较迁就林楠,所有的政策都向八一支行倾斜,对林楠提出的一些要求,哪怕有一些不合理也迁就了。应该说,林楠有与分行叫板的资本和实力。

想到这,宋小宇不得不让自己平静下来,他不能对林楠再一次进行妥协,于是说:“可能要稍微晚一点,我的司机已经回去了,现在联系他可能需要一点时间。”

宋小宇的潜台词是如果叫司机可能比较慢,如果要快就让人来接。可林楠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直接说,“不用叫司机那么麻烦,你直接打车过来,15分钟就能到,回去时我让分行李副行长的车送你。”

宋小宇实在没有办法,不情愿地打车来到南国饭店。一看,根本就没有什么客户,更不用说是大客户。不过,有句话倒是没有撒谎,分行的所有副行长、分行机关的所有处长都在,支行全体人员更是到齐。

宋小宇行长的到来当然是把林楠的生日宴推向了新的高潮。

林楠很兴奋,一定要宋行长先吃一块生日蛋糕。吃完蛋糕,宋行长举杯一起祝林楠行长生日快乐,在大家一片欢呼声中,大家干了一杯。后面的场面就比较混乱,但不管谁敬酒,林楠都要求宋行长一起干。事已至此,宋小宇也只能是豁出去,连干了数杯。

林楠已经微醉,他拉着宋小宇的手说,“谢谢大哥,今天你给我面子,他们都说你不会来,你来了,我知道你对我很够意思。我会在业务上支持你。”

宋小宇胃中的酒猛烈地向上反了一下,几乎呕吐出来。

过了一阵儿,在混乱中宋小宇发现林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支行的员工说,林楠行长喝多已经被送回家,一会儿让李副行长送您回家。

宋小宇被李副行长送回了家。

三请四请才来是地位 

你不懂就难以立足

宋小宇在请客时也有遇到困难的时候。

有一个大企业集团,是宋小宇准备开发的大客户,宋小宇通过朋友介绍先去企业集团办公室拜访总裁董伟,双方本来洽谈愉快,可当宋小宇说找个时间一起吃饭时对方非常含糊。

后来,宋小宇几次给董伟总打电话约吃饭,都被董总以各种借口拒绝。因为业务没有进展,宋小宇只好一次又一次地去董总办公室拜访,每次都相谈甚欢,但业务就是没有进展。直到宋小宇拜访了四次以后,董总才答应一起吃饭,而后面的业务就进展十分顺利了。

朋友告诉宋小宇,这是董总的派头和地位象征,如果被你一请就到,那就体现不出他的地位和价值了。

在银行内部也是如此。

时间过得很快,宋小宇到南国分行已经一年过去。这一年来,南国分行无论是机构还是业务都取得了较大的发展,现在的南国分行已经有了六个支行级机构,分行还有六个行业营销中心,分行的存款规模、贷款规模已经达到100亿左右。分行引进人才100多人,比以前增加了一倍。

一周前,八五支行行长张林邀请宋小宇参加一周后张林的生日酒会,宋小宇明确拒绝。

三天前,张林又再一次来办公室请宋小宇务必参加,宋小宇又拒绝了。

当天下午,张林又打电话提醒宋小宇晚上的生日酒会,宋小宇说可能参加不了。

而晚上9点多,宋小宇还是接到八五支行行长张林的电话。

张林说:“宋行长,今天是兄弟的生日,您还是过来一下吧。”

宋小宇只是简单地回答到:“祝你生日快乐。”

张林说:“宋行长,一些好朋友一起给我过生日,请您无论如何在百忙之中给兄弟一点鼓励和支持。您来这一年多,兄弟还是很努力的,还是很支持您的工作的。”

八五支行是宋小宇来南国分行时的两个支行之一,存款规模和贷款规模比八一支行略低,一年来略有增长,目前已经与八一支行不相上下。但是以目前分行的存款和贷款规模,八五支行存款和贷款规模在分行的影响力和业务的重要性已经大大下降,存款规模已经不到分行存款规模的七分之一,贷款规模已经不到五分之一,而且分行已经有两家支行的存款规模和贷款规模超过了八五支行,所以,一年来张林在分行的地位也已经大不如前。

见宋小宇没有说话,张林继续说到,“宋行长,兄弟这一年也很不容易,以前分行都是靠我在养活,两三年来一直支撑着这家分行,现在八一支行在分行虽然不那么重要,大家对我也不那么重视,但没有我就没有分行的现在。我们的很多大客户仍然只认我,由于认我才认这家银行。”

宋小宇本能地很反感,以前经常听有人说什么一个分行养活了整个全行,一个支行养活了整个分行,这是宋小宇最反感的,那么多专业人员、分行机关和人员围着你转、为你提供各种服务和业务支持,难道他们的工作就没有意义吗?难道他们都是吃干饭吗?

于是,宋小宇就说:“我就不过去了,今天比较累。”

张林听到这里,继续说:“宋行长,兄弟的这个面子您还是应该给点吧。一年来我对您是忠心耿耿,一些客户说张副行长说您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信,排斥和打击原来的干部,我都替您解释了,说宋行长不是那样的人,宋行长对我们的业务还是很支持的。兄弟这一年多也受了很多委曲,都没有去跟您说。很多人要看我的笑话,我必须努力把事情和业务做好,才能对得起您。所以请您无论如何给小弟这个面子。”

宋小宇知道,虽然八五支行的地位和作用大不如前,但对分行来说仍然很重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去应付一下比较好。想到这,就无奈地说:“这个?”

没有等宋小宇说完,张林已经接上:“我已经派支行副行长开车去接您,已经在您楼下。”

“好吧。”宋小宇无奈地说。

宋小宇坐支行的车来到南国饭店。这一次与八一支行不同。这一次酒局只有李副行长一位行领导,分行机关也只有少量处长参加,支行全体人员倒是都在。

与上一年的另一个不同,宋小宇到来后,支行马上端上来一个大的生日蛋糕,插上蜡烛在生日快乐的歌声中,张林吹灭蜡烛,并将第一块蛋糕端给宋小宇。大家对张林说着祝福的话。然后,大家就混乱地敬酒、唱歌。张林对宋小宇的到来自然是非常感激,闹了一阵,最后由张林亲自送宋小宇回家。

怎么请都不来是原则

不来也不影响感情和业务

宋小宇在来南国分行任行长时,就给自己定下一个原则:那就是只要是申请贷款的中小企业,在没有贷款批准前,绝对不与客户一起喝酒。

其中有一个高科技小企业申请贷款时,本来走得是正常的贷款流程,但这个小企业不放心,企业老板高先生一定要请宋小宇吃饭,好像只要请行长吃饭,关系就近了,贷款业务才放心了。

结果,高老板三番五次的给宋小宇打电话,宋小宇只能以各种借口推辞。后来,高老板又找了一些宋小宇的朋友约宋小宇吃饭,也被宋小宇拒绝。这是宋小宇的酒局原则。

高老板的贷款业务尽管没有吃饭也审批通过了。贷款发放后,经不住高老板的邀请,宋小宇只好与高老板吃了一次饭,总算了却了高老板的愿望。

同样,宋小宇也经常遇到怎么请都不来的情况。

监管局的宋局长,与宋小宇两人经常开玩笑说是本家,宋小宇属于不用提前约就直接可以进办公室的那种,在业务上和机构发展上对宋小宇支持也很大,曾经创造一个机构从立项到开业三个月的当地同业奇迹。但宋局长有一个原则,就是从来不接受有业务往来的人宴请。

即使像宋小宇这样的关系也从来不接受宴请。宋小宇几次周末休息时相约一起去聊天、喝酒,都被宋局长婉拒;也曾经想在过节过年的时候一起聚一聚,一起坐一坐,但都被以各种各样的原因推辞了。五年的时间,宋小宇没有请到宋局长吃一次饭。唯一的一次单独吃饭还是宋小宇调离南国分行时宋局长给宋小宇送行。

不请自来是蹭局

蹭人脉蹭关系蹭事情

蹭局是大家经常碰到的。这种蹭就是饭局中经常出现陌生人或者是朋友的朋友。宋小宇就有这样的经历。

一次,几个朋友聚会。小宇到了以后发现有不认识的人,经过介绍才发现这是一个朋友带来的企业小老板,该企业在宋小宇的支行申请贷款没有通过,不知道怎么了解到这个朋友与宋小宇的关系,就通过这个朋友与宋小宇一起吃饭时来疏通关系的。

这让宋小宇很反感,如果是没有审批的业务也可能就不再审批了。从此宋小宇再参加酒会,就一定要了解清楚还有什么人,但仍然难以避免蹭局的存在和出现。而各种各样的蹭局层出不穷,防不胜防,有些是有目的的,有些是无目的的,纯粹是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的。

宋小宇有一次老同学聚会,开始不过是7–8个老同学,可到了酒店,老同学的一个朋友也在聚会,有7–8个人,另一个老同学的朋友也在聚会,也有8–9个人,大家一招呼三桌人并到一起,20多人混在一起,有三分 之二的人互相不认识,那酒喝的天昏地黑,醉得东倒西歪,却不知道跟谁喝的,为什么喝的。

还有一次,宋小宇宴请一个大客户。到了饭店之后,发现三九支行的副行长李冬也在,这让宋小宇很意外。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称兄道弟之迹,客户让李冬给宋小宇敬酒,并提出让宋小宇提拔李冬任支行行长。宋小宇虽然表面上没有反对,但内心深处却极其反感。因为宋小宇知道,李冬的这一蹭局距离他的支行行长梦又远了不止几个酒杯的距离。当然,如果他的业绩非常优秀除外。

酒局是江湖,有人情、有关系、有地位,也有陷阱、角力、阴谋,有越喝交情越厚的,也有越喝感情越薄的,只要你身在其中,这个局就没有例外。对外部的酒局是如此,银行内部的酒局也是如此。而谁在这个酒局江湖中处于什么地位,除了职务之外,还要看实力。

来源:金融八卦女(ID:jinrongbaguanv)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辣椒小鱼のBlog » 【转载】深扒银行圈酒局潜规则:没什么是一顿饭看不出来的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